广东麻将红中变秘诀|广东麻将推倒胡下
返回首頁
美文推薦CURRENT AFFAIRS
美文推薦 / 正文
荷橋攬勝

  這是公園,還是桃源?

  這是農區,還是景區?

  在疑問之后,又是感嘆:這就是我置身的農村啊!

  東來春風綠荷橋,十里水岸漫蓮香。

  醉美!

  這里是四川省簡陽市平泉鎮荷橋村。

  背山臨水,流溪潺潺。荷橋村村民祖祖輩輩守著的不是風景,而是收入單一、落后潦倒的貧困。

  “以前我們這兒好窮啊,幾年前人年均收入也就一千多塊錢。”

  荷橋村村民邱龍俊告訴我說。

  “可是現在完全看不出是窮地方啊!”

  “是啊,我現在一個人的年均收入便有30000多元,”邱龍俊自豪地說:“家里幾個人的收入加起來,有10多萬元呢!”

  “這個變化挺大的,怎么實現的呢?”

  “以前,我們是給自己種莊稼,現在我們給城里人種莊稼;以前我們是到城里看風景,現在是城里人到我們這兒看風景。”

  見我聽得不是很明白,他給我作了大致解釋:實施農村振興戰略以后,荷橋村的土地耕種方式沒變,經營方法卻進行了全新嘗試,將土地玩出了花樣,也因此結出了碩果。

  我國改革開放之初,農村實行土地聯產承包責任制后,大部分農村改變了吃不飽與穿不暖的窮困面貌。但荷橋村卻一直處于餓不死、也富不起來的窘迫狀態。

  為了不落后于時代的發展,荷橋村人轉換思維,與一家企業合作,利用現代科技手段以及耕種加旅游的先進管理模式,讓渴望耕讀生活的城里人承包自己的土地,熱愛這片土地,情牽這片土地。

  荷橋村十里荷香,生態盎然,步移景異,美麗的畫卷儼然公園,可謂與詩人楊萬里描述“橋壓荷梢過,花圍橋外饒”之風景高度一致。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這么好的風景,為什么不將之賣成錢呢?

  “荊溪無勝處,勝處是荷橋”,這么好的風景,為什么不培養觀光旅游的回頭客呢?

  人們旅游,多因新奇,追求的也往往是“到此一游”。新奇勁一過,眼中便少了沒了風景,回頭客所占比例不大。

  如果游客對所旅游的景區有其牽掛,那么對景區的愛就會是長期的、持久的。

  人就是這樣,縱然身體四處游走,卻始終走不出鄉愁。

  羈鳥戀舊林,池魚思故淵。

  開荒南野際,守拙歸園田。

  但凡是人,只要活著,就與莊稼有關,就與糧食有關:種莊稼的人吃自己種的糧食,不種莊稼的人吃種莊稼的人種的糧食。

  莊稼是天,莊稼是地。莊稼于人類,既是衣食父母,更是不舍情懷。

  荷橋村大打情懷牌,出招了:兩萬元一年的承包費,就能讓城里人當上一畝土地的主人,讓其情感駐留。

  種植、管理、收獲,都不用躬親,全由荷橋村村民代勞。而時時收獲的蔬菜及逢季收獲的糧食,都能免費快遞到家。

  這是荷橋村與四川藍劍集團合作的結果:對該村全域約3500畝土地進行了流轉,因地制宜地按照現代農業發展模式定位,深入推進農商文旅融合,并運用現代科技,給土地承包插上翩飛翅膀。土地承包者可以通過手機視頻隨時觀看莊稼地里蔬菜糧食的生長情況,也可以通過相應APP軟件實現遙控施肥、灑水、開啟或關閉驅蟲燈……讓虛擬操作與現實管理準確無誤地呼應。

  如有閑暇,還可以驅車前來自己的土地賞玩,體驗一下農家生活。因為這一畝土地里設計有小花園、小水池、亭臺桌椅、菜地、糧田、果園、雞舍……

  曾文婷是現代荷橋村的鄉村設計師。她珍惜荷橋村的鄉村生態。在她眼中,流經荷橋村的天然河流小龍溪河,是大自然對荷橋村的深情眷顧。她在對荷橋村的未來進行規劃時,嚴格保持水清、花香、溪美的原生態,并在此基礎之上按照“景區化、景觀化、可進入、可參與”的理念來實施農村振興戰略。

  因而荷橋村的設計,以小龍溪特色水資源作為引爆點,保留了包括溪流、河灘濕地、碧田郁林等生態基底,同時與農業產業的創新規劃產生增輝、互補的關系。這樣的設計,既保存了農業生產的根本,又增強了農耕文化的體驗,還借田園風光,使荷橋的鄉村旅游得到了提檔升級,并吸引情感的駐留。

  這里有田園阡陌、竹林村路、綠海錦帶、陽光蓮池、荷橋月色、溪亭日暮、清漣照柳等景觀。煙波浩渺、蛙躍蟲鳴、水田白鷺、鶯啼綠映、杏樹壇邊、桃花源里、顏回巷陌、五柳對門……

  智慧且前瞻的畫筆在荷橋村游走,荷橋村變成了四季可賞花、一步呈一景,望得見山、看得見水、記得住鄉愁的一幅大美天成、與時代接軌的幸福山居圖。

  多少人生長于農村,之后進入城市工作,無論多么幸福,都免不了思念故鄉。而荷橋村,有山、有水、有田園,蒔情種情,自然可寄托鄉愁。

  春天,可以聽蛙鼓蟲琴演奏的遠離重金屬的輕音樂,看“雨打燈難滅,風吹色更明。若非天上去,定作月邊星”的螢火蟲舞蹈。

  夏天,可以感受農人“晝出耘田夜績麻,村莊兒女各當家”的不易;也可在爬滿涼棚、綠房翠蓋的葡萄藤下,看著一串串的葡萄,享受“葡萄美酒夜光杯”的醉飲愜意。

  秋天,可以感嘆“秋風起兮白云飛,草木黃落兮雁南歸。蘭有秀兮菊有芳,懷佳人兮不能忘”的意境;也可以思索“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的甜蜜因果。

  冬天,可以面對“日暮蒼山遠,天寒白屋貧”的環境,遙想并珍惜春天的美麗,同時也向蠟梅那樣有“凌寒獨自開”的傲骨。

  白天,可以看莊稼們在陽光雨露下怡然生長的快樂,和農人視莊稼如圣靈的恭敬。

  晚上,可以在看夠星星、月亮、流星雨之后,在新型農場修建的賓館或民宿里過夜。

  在這里,春花、夏荷、秋實、冬蔬,皆是風景。

  在這里,白天、晚上、晴天、雨天,皆有詩意。

  曖曖遠人村,依依墟里煙。

  狗吠深巷中,雞鳴桑樹顛。

  戶庭無塵雜,虛室有余閑。

  久在樊籠里,復得返自然。

  這是一種境界,也是追求品質生活的人們的向往。

  在荷橋村賞玩,觀別具一格的美景,我會有這樣的念頭冒出來:40年前,首屆茅盾文學獎獲得者、簡陽人周克芹寫出了農村改革文學報春花似的作品《許茂和他的女兒們》,要是今天他還在世的話,會不會又寫出一部新時代農村報春花似的小說來呢?

  世間花葉不相倫,花入金盆葉作塵。

  惟有綠荷紅菡萏,卷舒開合任天真。

  遠山含黛、近荷凌波。

  荷橋村因地制宜地進行全域景觀化、景區化的設計,推進了農業產業標準化、綠色化、品牌化建設,并以民宿聚落、康養中心農事體驗、創客基地等項目為載體,配套上下游產業,通過公司+專業合作社+農戶的模式,優化調整產業結構,培育和壯大了第三產業。

  既尊重大自然的資源天賦,又智慧地按照都市現代農業的定位發展;既打了一副令人流連的情懷牌,又改變了結構單一的傳統農業發展模式,運用最新智能科技,推動農商文旅融合發展……不得不說,這種因地制宜的創新嘗試,是令人欣喜的。

  如今,荷橋村成立了股份經濟合作社、土地股份合作社和荷園農業開發有限公司,村民們實現了流轉土地有租金、進園務工有薪金、參與入股有股金、集體經濟有分紅的幸福生活。

  邱龍俊家里有土地7畝多,全部流轉給藍劍集團后,每年的租金收入有5000多元。他自己也順利進入了農場務工,每個月固定工資2450元,全年下來工資收入近30000元,加上分紅,他的個人全年總收入超過35000元。

  而民宿經營,還將有另一部分收入。

  雖然荷橋村僻隅川西,但卻已經有了遠播的聲名。迄今為止,其美麗已經吸引了劉慶邦、舒晉瑜、李鳴生、王祥夫等著名作家、藝術家前來賞景觀光,并揮墨吟唱。

  艷麗的秋陽之下,在荷橋村,在這片農村新貌的綻開地,在一片盎然柔美的田田蓮葉邊,我循道徜徉,感嘆之聲連連。

  陽光澄澈,灑在我久未燦爛的心空。青蓮逸香,蕩滌我污濁浸染的肺腑。我忽然是那么強烈地熱愛這片土地。

  是的,它的純樸與熱情是那么透徹,它的氣質與天賦是那么清芬。

  (作者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國家重特大題材報告文學特聘作家、成都作家協會副主席)

責任編輯:李昂
相關稿件
广东麻将红中变秘诀 缅甸种植罂粟赚钱么 腾游棋牌娱乐 买彩票万元合买是怎么回事 人机象棋 球探网足球比分007 49彩票游戏 热血江湖怎么赚钱快2017 18选7开奖结果查询 金蝉捕鱼516棋牌游戏 排列三012路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