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麻将红中变秘诀|广东麻将推倒胡下
返回首頁
雜談CURRENT AFFAIRS
雜談 / 正文
沒有萬能,也沒啥不可能
2019年社會文化盤點

  2019年,貝聿銘的辭世引人扼腕;圣母院火難令人惋惜,雖遠隔千山,不到幾分鐘,國內已熱議一片。這些場景如果放在70年前,便絕無可能發生。即便40年前,圣母院火情傳到國內也要晚上好幾天,出現在幾份報紙并不顯要位置則更晚;而長期生活在國外的華裔建筑設計師逝世的消息,也只能在幾周后的某本雜志上出現。我們生活的社會,在信息洪流中,不斷奔涌向前。幾乎所有行業、領域,以及社會文化現象,都被這股洪流推搡著前進。

  

  位于河南安陽的中國文字博物館 新華社記者李安攝

  生活文化革新:

  把不可能變成可能

  能稱得上洪流,必有其過人之處。將不可能變為可能,才是趨勢存在的必然。

  2019年,垃圾分類開始在上海實施,而后幾大城市跟進。一時間,各種傳單、故事、段子涌現,儼然一股文化風潮襲來。

  曾幾何時,國內大小城市早已拋出垃圾分類概念,街頭成雙的垃圾桶、超市各色的垃圾袋、巷口的宣傳頁也不時告誡人們,垃圾雖小卻不可隨便。然而數十年間,人們依舊提著垃圾不會分類。

  

  垃圾分類凈校園 新華社記者陳澤國攝

  而今,有著環境危機帶來的需求,有著政策法規帶來的約束,有著人們對美好環境的訴求,但同樣關鍵的是,知識迅速普及且傳播效果與以往大相徑庭。站在垃圾桶邊掃一掃描便知如何分類,社交媒體上熱議成風帶來了監督效應……與其說是分類政策帶來的信息匯集,不如說是信息發達后帶來了推行便利。持續了數十年的不可能變成了可能。

  同樣變成可能的,還有大量城市中老年群體和農村居民,在2019年學會了上網購物。“消費下沉”榮登熱詞榜,原來只有在大城市白領群體中流行的消費潮流,刮到了原來遠離網絡、遠離商業地產的群體中。如今,媽媽爸爸們的網購熱度絲毫不亞于年輕人。

  消費下沉,打開的不僅是大城市的中老年群體市場,更有廣袤國土上除大都市以外的所有地區。有人測算,消費下沉市場囊括近三百個地級市、三千個縣城、四萬個鄉鎮、六十六萬個村莊,約10億人口。僅網絡商務拓展的下沉市場,已造就了上市企業。僅2019年上半年,拼多多就實現營收同比增長169%;平均月活躍用戶數量3.66億。日前,一份《中國居民消費升級報告(2019)》直言:下沉市場消費升級值得特別關注,農村民居人均消費支出實際同比增速高于城鎮居民,三線城市與農村居民的消費信心更加強烈。

  傳統文化變革:

  大眾與精英文化的變幻莫測

  同樣把不可能變成可能的,還有大眾文化與精英文化之間的變幻莫測。

  2019年是王懿榮發現甲骨文后的第120個年頭。在過去兩個甲子中,前一個甲子,普羅大眾無從得知甲骨文為何物,而后一個甲子雖有大量專家學者研究,國家力量保護發掘,大眾也很少有機會獲知其中奧義。

  當下則不同,不論是國博展覽,還是一系列文化活動和文創產品,抑或是聲光電合一、兒童皆能參與的知識普及,其對象直接就是對甲骨知之甚少的大眾。雖難以考證,但可以肯定的是:當今知道甲骨文,且能認出幾個字的人,絕對比甲骨文誕生的殷商時代多得多。甲骨文從少數貴族知識階層掌握的信息工具,變成了大眾都津津樂道的文化常識。

  

  讀者在書店閱讀 飛魚攝

  而另一方面,文化的精英與大眾界限也在模糊。8月16日,《人世間》《牽風記》《北上》《主角》《應物兄》5部作品問鼎茅盾文學獎,《北上》作者徐則臣成為首位“70后”獲獎者。繼而迎來的是書店中嚴肅文學,甚至是“茅獎”專柜的火熱,有書店表示,辛苦經營的“諾獎專柜”仍不如“茅獎專柜”銷量好。同時帶動的還有過往的“茅獎”杰作,有統計顯示,路遙《平凡的世界》和霍達《穆斯林的葬禮》在“茅獎”作品中最為暢銷,累計銷量紛紛超過了300萬冊。個中原因,有嚴肅文學市場生命力依然旺盛的必然,也蘊含著網絡時代傳播效果的驚人力量。

  然而,樂觀的并不是所有行業。2019年是京劇藝術家楊寶森誕辰110周年,京劇界撫今追昔,緬懷憑吊,社會大眾卻知之甚少。當下,即便是“四大須生”的紀念專場,關注人數恐怕遠不比票房排行后幾名的影片。曾幾何時,戲曲幾乎壟斷了清末民初大眾文化娛樂市場。花雅之爭持續百年,而當下,曾經的“花部”、大眾文化京劇,也“淪落”為不折不扣的“雅部”,奉為“國粹”而被束之高閣。

  這或許就是在時代洪流中,大眾與小眾變幻莫測的不確定性使然。

  大眾文化鼎新:

  素材是無盡的

  如果在100年前,電影與京劇相比,絕對算得上“小眾”,只有在大城市才零星有幾家電影院。如今,影院建設幾乎是各地市新開發地區的必備選項,是都市文化生活的主流標配。

  如今,一年電影票房收入便超600億元,這一數字可謂不凡。同樣不凡的,還有國產影片的狂飆突進。年初,《流浪地球》幾乎壟斷春節檔期。不僅是46.5億元票房,更重要的是大眾對國產科幻影片重振信心。7月26日,《哪吒之魔童降世》問鼎2019票房榜首。一個流傳數百年,被無數說書藝人、傳統小說、民間曲藝發揮到極致,甚至無法再演繹出花樣的題材,竟在這一代動畫人手中奪胎換骨,造就49.7億元票房,獨霸2019電影暑期檔。在國慶檔,《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分別以適合當代觀眾的手法,再次“定義”了主旋律影片,各自近30余億元票房,市場沸騰。不同題材,但都取自真實故事,足令觀眾淚目。這般現象,在歷年影片行情中鮮見。

  信息的發達,令精英文化變成了大眾普惠,這恐怕還不夠,本就是大眾文化的元素,借助著推陳迭代的信息手段,變得更加大眾化、現代化與多樣化,甚至有時,人們會產生這樣的錯覺:在充斥著各路信息和先進技術的時代,仿佛真就無所不能。

  商業文化變遷:

  信息并非萬能

  有些東西卻真難以萬能。比如,持續了一年有余的ofo共享單車退費;比如,互聯網咖啡瑞幸的“培育市場”。

  時至年底,ofo共享單車持續了一年多的浩大的押金退還工作仍未完成。這期間,該企業也曾嘗試和互金平臺合作,將押金改頭換面,而對于排著隊退押金的用戶而言,似乎是將難以實現的債權變成了更加虛無縹緲的“空中樓閣”。今年11月,他們又上線了“天天返錢”活動,號稱“無需排隊,直接退還押金”。但實際上,“套路滿滿”依舊讓人叫苦。

  對比前者,互聯網咖啡卻更加充滿真實感與希望,繼上年度虧損8億元后,瑞幸依然堅持培養國內消費者咖啡消費習慣。在第三季度財報公布后,人們發現,該企業凈收入同比增長了540.2%,門店達到3680家,成績可謂喜人。然而,另一方面,5.3億元的凈虧損,也仍令人揪心。

  作為這一輪互聯網創投,以新業態創生起步,大多經歷燒錢、搶占市場、培養消費習慣的歷程,然而歸宿各不相同:有的“功成名就”,在賽道內獨霸;有的仍舊走在燒錢與培養市場的艱辛道路上;而有些債務纏身、困局難解。而這番新業態的創生歷程和創業故事,都成為這個時代社會文化的必備元素,留存于時代記憶中。

  站在2019年末放眼未來,大面積的5G商用近在咫尺,諸多更令人不敢奢想的新現象呼之欲出,以移動互聯為代表的當代信息技術,似乎無所不能,也好像確實難以萬能。面對人們的想象,它似乎可以突破一切,甚至有時,人們希望互聯網可以“萬能”一次,令那些想象的夢境變為現實。然而,即便背負再多希望,事物發展仍不能擺脫客觀規律,不能超越人的認知邊界、不能跨過社會的接受水平。不過,可喜的是,進步與界限,在不斷磨合撕扯中,裹挾著、推動著、激勵著這個世界不斷向前。

責任編輯:李昂
相關稿件
广东麻将红中变秘诀 捕鱼平台送50元300元下分 吉林十一选五前三直走势图 英超积分榜最新积分表 捕鱼游戏机赢钱技巧 河南快3综合走势图 悠洋棋牌害了多少人 北京pk10最准1期计划 上海时时彩网计划 上海快3 怎样不花钱还能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