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麻将红中变秘诀|广东麻将推倒胡下
返回首頁
上海金融報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報 / 正文

美聯儲“按兵不動”

美國經濟“穩”了?

  北京時間12月12日凌晨,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宣布,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維持在1.5%至1.75%不變,符合市場普遍預期。專家表示,美聯儲今年以來的三次降息為美國經濟的平穩發展奠定了基礎,整體來看,美國經濟有望保持較為穩定的發展態勢。

  就業向好支撐經濟

  在結束為期兩天的貨幣政策例會后,美聯儲發表聲明稱,10月份以來的信息顯示,美國就業市場保持強勁,經濟活動溫和擴張,失業率保持在較低水平。盡管家庭消費強勁增長,但企業固定投資和出口仍然疲軟。

  雖然美聯儲此次選擇“按兵不動”,但今年7月以來,美聯儲已連續3次降息,降息幅度達75個基點。同時,瑞銀美國經濟學家團隊近日發表觀點稱,預計美國經濟將在2020年上半年顯著放緩,美聯儲2020年還會降息3次。這是否意味著美國經濟前景不佳呢?

  “觀察美國經濟的狀況,首先要觀察美國的就業狀況。一方面,就業狀況歷來是美國決策層高度重視的指標。對美聯儲而言,實現充分就業是其主要目標之一。對美國總統而言,與GDP增速相比,就業狀況與其選票的關系或更為直接。另一方面,從經濟體層面看,資本存量和技術水平短期內相對固定,就業是決定總供給的重要因素,同時,就業波動也會影響居民收入,進而影響總需求。”中國銀行研究院研究員趙廷辰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

  “觀察美國的就業狀況,需關注失業率和勞動力參與率。”趙廷辰進一步指出,“美國的勞動力參與率在2000年初達到約67.3%的歷史頂峰后逐年下滑。其中,既有人口老齡化因素的影響,也有全球化、科技進步等因素的影響。2008年金融危機給美國經濟帶來重創,失業率從當年年初的2%躍升至2009年5月的5%,同期,勞動力參與率同步快速下滑。此后,美國失業率與勞動力參與率呈現同步降低趨勢,直到2015年年中。在此階段,美國失業率的下降只能部分歸功于就業的增加,更大程度上是由于相當部分的失業人口對再就業失去信心,選擇退出了勞動力市場,降低了勞動人口的總量,從而拉低了失業率。因此,這一階段的失業率降低,并不能充分說明美國經濟好轉,在一定程度上還顯示了美國經濟活力的下降。”

  “但是,美國勞動力參與率在2015年三季度跌至62.4%的低點后觸底回升,2017年和2018年,該指標升至62.7%到63.1%之間。2019年一季度,該指標強勢突破63%,雖然二季度有所回落,但三季度又回到63.2%。”趙廷辰表示,“同期,美國失業率緩步下降,從2015年10月的1.6%降至2019年10月的1.2%。上述數據顯示,在這一階段尤其是2019年以來,美國就業狀況的確得到改善,就業人口和勞動力人口都在增加,說明美國經濟處于較好的時期。”

  “今年前三季度,美國經濟增幅維持在2%左右,特別是第三季度,美國商務部把當季GDP環比年率增長從1.9%上修為2.1%,說明今年美國經濟整體運行相對較穩定。數據顯示,過去200年間,美國經濟平均增長率也在2%左右。”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財政研究室副主任何代欣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今年美聯儲較為頻繁地動用利率工具,三次降息釋放了貨幣,也降低了美元價格,使得美元價格與美國經濟狀況更匹配,有利于美國經濟的平穩運行,也有利于美國的出口和投資。

  “美元貶值使得美國可以‘找補’其在貿易保護主義下的本國損失,而沒有受到太大的沖擊。換言之,美聯儲降息起到了對沖美國貿易波動的作用,也降低了美國經濟的波動。”何代欣指出。

  風險隱患猶存

  “在美國相對穩定的經濟運行中,也存在一定隱患。例如,美國的消費數據一度疲軟、收入差距仍在加劇、貿易全球化退坡對美國的消費和投資的沖擊擴大等。”何代欣指出,“此外,美國總統換屆選舉將使得未來一段時間內的美國經濟政策面臨不確定性。”

  值得關注的是,美國紐約市前市長邁克爾·布隆伯格近期正式宣布參加2020年總統選舉,并提出“重建美國”的口號。在宣布參選聲明中,布隆伯格提出一系列主張,包括創造收入體面的就業崗位、提供高質量醫保、遏制槍支暴力、應對氣候變化、調整移民制度、保護女性和少數群體權益、重塑美國的國際形象以及向包括他自己在內的富人加稅等。那么,該如何理解布隆伯格提出的“重建美國”?這在經濟層面可能帶給美國哪些變化呢?

  “從布隆伯格的主要履歷看,其創立了彭博有限合伙企業,并擔任過前紐約市市長,無論從商經驗還是從政經驗都比較豐富。因此,布隆伯格提出的‘重建美國’計劃可能具有其獨特性——既不同于特朗普的孤立主義政策心態,也不完全等同于拜登或其他美國民主黨參選人的‘建制派’心態。”何代欣表示,“從其參選聲明看,布隆伯格關注一些更重大的問題,可能會從此入手,以解決目前美國所面臨的一些問題。例如,針對中美貿易摩擦,布隆伯格曾提倡與中國合作。其政策團隊和研究團隊熟悉中美兩國,以及美國和其他國家的金融和經貿的現實狀況,其政策可能會更加理性和務實。”

  “不過,布隆伯格宣布參選總統的時間不久,一些政治主張和經濟政策還沒有完全展露。從他以往參選美國總統和支持美國總統選舉的經驗看,也存在不確定性和模糊地帶。因此,未來布隆伯格會有怎樣的經濟主張,還有待觀察。”何代欣指出。

  趙廷辰認為,布隆伯格提出的“重建美國”,或更類似于政治宣傳和競選口號。“布隆伯格的政策立場偏中性,較為溫和。此前,布隆伯格曾兩次改換黨派,從側面顯示出其政策立場較為中庸,在民主黨和共和黨的傳統理念中,均有一部分能引起他的認同。當前,布隆伯格以民主黨人身份參選,因此在控槍、防止氣候變化、移民等問題上,立場與民主黨傳統理念較為一致。如果其當選,或將改變特朗普在相關領域的一些措施。同時,與房地產商特朗普相比,布隆伯格更具全球化眼光,對采取貿易保護主義政策持反對立場。”趙廷辰進一步指出,“不過,作為個人財富達到500億美元的超級富豪,布隆伯格對建立全民醫保這一民主黨傳統的重要政策主張并不太支持。此外,若其能當選,也可能會延續特朗普的減稅政策。”

  “總體來看,布隆伯格如能當選,有望在全球化政策、移民政策、環保政策等領域‘糾正’特朗普,而在財稅領域則可能延續特朗普的一些政策。至于‘重建美國’,難度較大。”趙廷辰稱。

責任編輯:毛曉勇
相關稿件
广东麻将红中变秘诀 即时篮球比分 福建十一选五中奖结果 香港生肖时时彩微信 彩34安卓 南粤26选5最新走势 幸运赛车计划 生肖时时彩中奖金额 天易棋牌安卓下载 重庆快乐十分电视版 14场胜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