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麻将红中变秘诀|广东麻将推倒胡下
返回首頁
深度CURRENT AFFAIRS
深度 / 正文
迎難而上 銀行業抗風險能力持續增強

  2019年,我國經濟迎難而上,勇毅前行。全年來看,我國經濟穩中向好,經濟運行始終保持在合理區間。受益于整體經濟環境的穩健運行,銀行業整體經營情況延續向好態勢,盈利持續性改善。

  公開數據顯示,今年三季度,33家A股上市銀行歸屬于母公司凈利潤同比增長7.1%,高于二季度增速0.38個百分點,股份制銀行、農商行業績持續顯著改善;整體資產質量維持穩定,不良貸款率同比下降0.06個百分點,五大行、農商行不良貸款率同比仍保持下降態勢,分別下降0.08、0.18個百分點。

  “2019年,上市銀行經營環境相對寬松,凈息差回暖,疊加去年同期低基數效應,為整體業績向好提供基礎。”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武雯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專訪時表示.

  穩中向好態勢不變

  2019年,我國經濟平穩運行。盡管增速略有下滑,前三季度,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同比增長6.2%,在總量1萬億美元以上的全球經濟體中位居第一,且已連續19個季度穩定在6%至7%的區間,成為推動世界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

  穩中向好的發展態勢,奠定了銀行業穩健運行的經濟基礎。三季度,33家A股上市銀行營業收入保持較高增長態勢,同比提升11.9%。從行業整體來看,規模和息差分別驅動凈利潤增長3.5和6.3個百分點;非息業務收入改善態勢依舊,帶動凈利潤增長8.2個百分點;成本收入比保持下降,帶動凈利潤增長2.7個百分點。

  銀行間業績分化加劇,其中,五大銀行、股份制銀行、城商行、農商行營業收入同比分別增長9.0%、16.5%、21.0%、17.7%;歸屬于母公司凈利潤分別增長5.0%、11.1%、13.9%、16.2%。

  “五大銀行非息收入提升顯著貢獻凈利潤增長;股份制銀行凈息差回暖貢獻凈利潤增長明顯;城商行、農商行依然依靠資產擴張帶動凈利潤增長更多。”武雯分析認為。

  三季度,銀行業非利息收入依然保持較快增長,同比提升17.9%。其中,手續費及傭金收入同比增長9.2%,低于二季度同比增速2.4個百分點。細分來看,五大行受益于加大銀行卡投入及子公司業務收入的貢獻,非息收入仍保持20.0%的增速;股份行仍處于理財業務逐步恢復期,非息收入增長8.3%;城商行、農商行由于較低基數,非利息收入仍保持較快增長,分別為58.2%、64.1%。

  資產規模穩中有升,是帶動凈利息收入增長的主要動力。三季度,銀行業總資產規模延續擴張,同比增長6.8%。其中五大行、股份行、城商行、農商行資產規模分別增長7.5%、9.6%、9.8%、11.2%。

  “隨著監管政策的指引以及定向降準作用的逐步顯現,行業整體資產端向信貸資產傾斜,銀行業貸款在總資產中的占比維持高位,為54.5%,同比增加1.1個百分點。在新增貸款中,中長期貸款保持平穩增長,受政策引導的影響,普惠、小微、綠色信貸等領域貸款增長較快;房地產貸款增速有所回落;消費信貸在貸款中占比持續提升。”武雯表示。

  未來,我國經濟加快邁向高質量發展將激發出新的增長活力,增強銀行業穩健發展的后勁。隨著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深入實施,新科技、新突破不斷助推新產業加快成長,經濟發展新動能越發強勁。前三季度,工業戰略性新興產業增加值同比增長8.4%,3D打印設備、服務機器人、智能手表等新產品產量分別增長157.6%、145.7%和84.5%。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將為銀行業未來發展注入新動能。

  武雯認為:“2020年,銀行業盈利向好的態勢可能仍將持續,但凈利潤增速略低于2019年,初步預計全年凈利潤增長同比保持4%至6%的水平。”

  資產質量持續承壓

  2019年,是我國經濟發展形勢極為復雜的一年,國際國內多變形勢給銀行業資產質量帶來較大挑戰。

  從國際情況看,國際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加劇,世界經貿增長放緩態勢明顯,而中美經貿磋商的跌宕起伏,更令低迷的國際經貿環境蒙上陰霾;從國內看,經濟結構性矛盾凸顯,市場需求走弱,企業利潤下降,實體經濟困難增多,經濟下行壓力較大,讓正在爬坡過坎的中國經濟備受考驗。

  “2019年,國內外風險挑戰明顯增多,銀行業經營內外部不確定性、不穩定性因素較多,特別是包商銀行、錦州銀行、恒豐銀行等部分問題金融機構事件的爆發,防范化解區域性、系統性金融風險成為重中之重。” 盤古智庫高級研究員吳琦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專訪時表示。

  吳琦表示,從風險的角度看,銀行業分化加劇。大型銀行和股份制銀行得益于更堅實的客戶基礎、更穩定的盈利能力以及更高的資本充足率,具有相對較好的資產質量,但城商行、農商行等區域性中小銀行抗風險能力相對較弱,這與當地企業經營困難有關,而自身公司治理結構不完善、合規內控機制欠缺等問題也不容忽視。

  根據銀保監會數據,三季度,從不良貸款余額來看,城市商業銀行、農村商業銀行的不良貸款余額分別為4214億元和6146億元,分別較一季度增加1246億元和335億元;從不良貸款率來看,城市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達到2.48%,較一季度增加0.6個百分點,農村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較一季度雖有小幅下滑,但仍處于4.0%的高位,遠超1.86%的行業平均水平。

  牽住風險的“牛鼻子”,前三季度,銀行業繼續加強對重點領域的風險管控,深化對重點行業、區域和大額授信客戶的風險管控和預警提示。總體來看,雖然部分領域潛在風險仍然需要重點關注,但隨著國內經濟結構調整步伐不斷加快以及民營及小微企業融資環境的逐步改善,商業銀行資產質量下行壓力正在得到緩解,逾期和關注類貸款等前瞻性指標也出現持續向好的趨勢。

  今年以來,監管部門也在持續“鐵拳”出擊,整治金融市場亂象,前7個月,共處罰銀行保險機構1239家次、責任人1664人次,罰沒款合計5.94億元。在一系列風險防控措施的密集作用之下,金融風險正由發散趨于收斂。

  未來,內外挑戰并存的復雜大環境還將延續,銀行業資產質量仍將面臨較大下行壓力。“2020年,在周期性與結構性問題的影響下,在貨幣政策和監管政策推動下,資產質量特別是區域性中小銀行的資產質量壓力仍然較大,行業性、區域性信用風險或將加速暴露。” 吳琦認為。

  風險抵御能力保持穩定

  近年來,由于實體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加之銀行機構表外非標業務并表等因素,使得我國銀行機構的資本比例出現下降趨勢,尤其是中小銀行的資本充足指標下降幅度明顯。

  今年以來,圍繞拓寬中小銀行資本補充渠道,監管層推出多項政策,包括商業銀行獲批發行無固定期限資本債券;允許保險機構投資符合條件的銀行二級資本債券和無固定期限資本債券等。多家銀行積極行動,利用更多創新型工具多渠道補充資本,截至7月末,商業銀行共發行無固定期限債券和二級資本債超過7000億元,進一步增強資本實力,夯實風險抵御能力。

  銀保監會最新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商業銀行(不含外國銀行分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為10.85%,較上季末增加0.14個百分點;一級資本充足率為11.84%,較上季末增加0.44個百分點;資本充足率為14.54%,較上季末增加0.42個百分點。不過,分機構看,城商行資本充足率為12.51%,從歷史高位下滑了25個至30個基點,農商行資本充足率相對穩定在13.05%。

  不過,在不良貸款認定從嚴、表外資產轉表內、貸款力度加大的背景下,商業銀行整體仍呈現出“缺資本”的狀態,中小銀行更為明顯。未來中小銀行要利用好政策紅利,發行永續債等擴充一級資本,創新資本補充工具、緩解資本壓力,進一步增強自身競爭力,更好服務實體經濟。

  此外,商業銀行還應該繼續從自身管理方面“挖潛”,合理安排輕資本業務的比例,走“資本節約型”發展道路。

  “隨著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深化,銀行業要在支持實體經濟與防范化解金融風險之間尋求平衡,通過加強負債成本管控、加大資本補充力度等舉措,加快補齊短板,提高服務實體經濟質效,特別是制造業轉型升級。”吳琦認為。

責任編輯:楊喜亭
广东麻将红中变秘诀 今天青海快三走势图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 21点是什么时辰 腾讯分分彩跟qq分分彩有什么区别 快速赛车有没有假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三肖中特期期准黄大仙373745 重庆时时彩app-上皇恩平台 e球彩 网上棋牌斗牛老是输